【我的教育故事】谭晓晴: 怀念你,执教之初的岁月

    录入者:系统管理员 更新时间:2015-11-24 08:45:10 点击量: 491


    巴东二中  谭晓晴

        在我记忆深处,一直有一个地方,一个令我终身难忘的地方。她,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这就是鼓楼中学。

        2000年的夏天,走出校门还未甩脱书生意气,浑身散发着青涩和傻气的我,带着对新生活的向往,怀着兴奋与忐忑,在八月末,与一大帮同样刚走出大学校门的年青人参加鼓楼中学代课教师的应聘考试,最终我等十余人留在了那所中学。从此,我的教育生涯在这里起航,度过了难忘的、快乐而充实的两年时光。

        鼓楼中学,座落在鼓楼小镇的东北角坡上。小镇不大,一条街南北走向通到头,尽头的路继续向北延伸到更偏僻的小乡村。所谓的一条街,也就是在约两里路的公路两旁,建满了房子而已。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短短的小街上,自南向北,依次分布着医院、广播站、乡政府、邮局、信用社、照相馆,若干小商铺、小饭馆,林站、教育站、中学、小学、诊所等。我们去的时候,已没了昔日的繁华,鼓楼乡已合并到野三关镇,人员调离,只留下空空的房子和少数工作人员把守,相对热闹的只有中学和紧挨着的小学及附近区域。

        那时,学校有教职工五六十人,十三个教学班,初一年级五个班,初二年级四个班,初三年级四个班。当时学校也正实施改革,校委会聘任班主任,再由班主任聘任科任教师,我被聘担任了初一(5)班和初二(3)班的语文教学工作。

        第一次走上讲台,面对一张张稚嫩的小脸,一双双懵懂而好奇的眼睛,既紧张又兴奋,内心感到责任重大。当我作完简短自我介绍,转身在黑板上第一次写下课题时,听到同学们在下面窃窃私语,“老师的字好漂亮呀!”当时,我为得到学生们的首次认可而窃喜,转过身满怀信心的开始给他们上第一节课。真的,至今我还打心底里感谢他们,是他们给了我初为人师的勇气。

        每当讲完新课,看着孩子们认真的做习题,或者大声朗读课文,或者激烈地小组讨论,我都忍不住走到他们中间去,不动声色地看一看,听一听。我会经常莫名地激动,我觉得自己是一艘船上的船长,我的学生就是辛劳的“水手”,内心涌出一种强烈的责任,警示自己,我这个“船长”要负责任,要掌好舵,带着我的“水手”们在知识的海洋里航行。

        我的“水手”们可爱至极,他们十二三岁,正是要懂事不懂事的时候,时常被他们的可爱和调皮招惹的忍俊不禁,在他们眼中,我不是一个严厉的老师。同学们在作文中写我是一位和蔼可亲的老师,不讨厌我,不怕我,只是喜欢我。这正是是我向往的师生关系,老师和学生就该以朋友的方式相处,人与人之间互相尊重,老师和学生之间也该如此。

        初入教坛的我,感受最直接的是,爱学生就是爱这份工作。以饱满的工作热情投入到教学工作中,从孩子们身上,我能看到自己的价值所在。每天认真备课,为写好教案、讲好一堂课去精心的组织教学语言,甚至包括选一个能吸引学生的导入语,我都一丝不苟地对待。

        “兴趣是最好的老师”,激发学生爱学习且自主学习,是最重要的。我尽量为孩子们营造一个轻松愉快的课堂氛围,避免满堂灌,引导他们去探索科学的学习方法,比如,引导他们运用情景再现法,强化记忆。记得上文言文《核舟记》时,要求背诵文段,我让请三个学生上前分别饰演苏子、佛印、鲁直三个角色,让下面的学生当堂强化背诵,学生很快能背诵下来。

        为提高学生的作文水平,要求他们多读书,写周记、日记,摘抄、积累、背诵精彩语段等等。我经常批改作文至深夜,从自己的亲身体验出发,认真对待给同学写评语这件事,在教学中不断总结经验。功夫不负有心人,两年间,我所带班级的成绩,在两个年级中每次考试都名列前茅。

        初为人师,经验能力都不足,在对待问题学生时难免时常欠妥。第二年,担任初一(2)班班主任,班上有个小女孩,长着圆圆的脸,一张有神的大眼睛,是个漂亮的女孩,令人心痛的是经常有同学找我检举她,说她今天偷拿了别人的饭票、明天又偷了别人方便面、花生等……,同寝室的同学也讨厌她。我找她谈话,她都说她没拿,因没有确切证据,又怕伤孩子的自尊心,几次都不了了之。后来,寝室长来报告同类情况,我恼怒了,在教室外面忍不住打了她的脸,看着这个漂亮的小女孩脸上红红的巴掌印,我既感到心痛又感到无奈。之后,她稍有收敛,再后来没带那个班了,但听老师说她老毛病时而有犯,我默然。至今,我对我的行为依旧充满了质疑与后悔。作为一个教育工作者,我没能尽到我的职责,没能把一个孩子教育好,没有深层次的去了解,去分析,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她的这种行为,是家庭原因还是太小不懂事?粗暴简单的对待她,成了我永远的遗憾。

        2002年,离开鼓楼中学,进入巴东二中从事行政教辅工作,与学生直接接触甚少。2004年教师节,我意外地收到一份贺卡和一封长长的信,原来是我曾在鼓楼中学教过的学生张雪芹同学写的,她也进本校高中学习了,她说她在新的学校看到我,是那么地惊喜,我感动良久。再有一次,同事谭老师拿着他班上一个学生写的作文《最难忘的老师》给我看,说一看就是写的你!我打开来读,果然是以前在教过的学生秦同学写的。后来有许多学生在QQ上找到了我,时常和我聊一聊他们的现状。作为一个老师,如果能偶尔被学生记得,是多么地满足啊。

        鼓楼中学,自从我离开那里,再也没去过。听说因为乡镇合并,生源减少,现在已没有初中生了,下面的小学搬上来,昔日的热闹繁荣也已不复存在。可我好想再去看一看,那里有我的青春,有我的执教初旅,我深深地怀念她。